您当前位置:主页 > 辞赋 >

辞赋Class teacher

绘画中的冰雪运动

2022-07-02  admin  阅读:

 

 

  算起来,在所有气象里,冰雪天大概是最可爱的一种了。人们遮风避雨,却愿意迎向冰雪,与之游戏。白雪如玉如尘覆于万物,像一场声势浩大的降神舞会,世界随着冰晶的摇落幻化成另一个空间。于是,冰雪的时辰成为日复一日中的变数,平常生活里的小小奇迹。

  在世界美术史上,涉及冰雪运动最知名的画作,大概就是老勃鲁盖尔的《雪中猎人》了。画中,冬日的尼德兰碧空幽邃,白雪枯枝。在近景处,猎人们带着一队猎犬踏雪归来,他们背对着画面,向山下走去,每一步都陷在厚厚的雪里;远处是湖泊、城市、道路与群山。鸟还在飞,人们在冰封的湖面上享受着季节限定款的游戏,可以看到,16世纪的人们就已经有冰球、冰壶、拉雪橇、溜冰这样的游乐项目了,尽管它们还远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运动项目。

  其实《雪中猎人》不是独立的画作,它是勃鲁盖尔《季节组画》里最为人所知的一幅。《雪中猎人》之所以重要,多少与它代表了一个新启的传统有关,这就是“冬景画”。

  勃鲁盖尔对自然风光的热爱由来已久。在他的青年时代,与大多数同时代的画家一样,不可免俗地踏上了去往意大利的人文之旅。不同的是,意大利的绘画、雕塑并没有征服这位天才艺术家,而他心心念念的反倒是沿途的自然风光。特别是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从此成为他心里的圣山,他创作的母题之一。可以看到,《雪中猎人》中的山形,与尼德兰当地的山形并不相符。其实它的原型就来自画家心里的阿尔卑斯。他是把近身的尼德兰人物、风俗与想象中宏伟延绵的圣山拼接了起来。而在表现人物方面,勃鲁盖尔受到了博斯的影响,没有所谓的焦点人物,画中众生各行其是,共同构筑起一幕完整的人间想象。而在构图上,则是用了空气透视的画法,也就是不用严格的焦点透视,以近大远小的大致原则铺排落笔,制造视觉的空间感。

  据考证,16世纪中期,正巧是小冰河期,像尼德兰这样的低地国家经历了罕见的严寒天气,这让“冬景画”成为可能。当时的很多画作,包括一些宗教主题的绘画中,都用了冰雪的造境。而随着冬景大量入画,它也逐渐固定为一种尼德兰风俗画的成熟图式传承下来。在这个传统下,有另一位不能忽视的画家,他就是专注于描摹冰雪世界的艾佛坎普。

  史料中关于艾佛坎普的记载并不太多,他生于阿姆斯特丹,是个聋哑人。作为勃鲁盖尔坚定的追随者,艾佛坎普赋予尼德兰冬景画新的风格,并终其一生都在用画笔守护他心里的冰雪世界。他画虚构的雪中城堡,画薄雾中冰上的各色人等,有人牵手而行,有人追闹,有马车拉着爬犁,有人摔倒,有掉入冰窟窿里的人等待救援……艾佛坎普的画有种清新的童话质地,温和、滑稽、梦幻,看似无所用心,却把满满的细节撒落在画面各处,仿佛相信这冰雪微光会映照并留住人类所有终将褪色的记忆。

  艺术史上涉及冰雪运动的画作屡见于风俗画及人物画中。虽然这些画作的艺术价值还有待商榷,但它们像纪录片一样,复刻了早先时代人们与冰雪的游戏。比如,画家约翰·麦基的《吉尔康克尔湖上冰壶比赛》和查尔斯·马丁·哈迪的《卡斯布里克湖上冰壶》,都是描绘苏格兰地区的冰壶传统。绅士们身着正装,一本正经拿着扫地僧式的大扫帚聚在一起玩冰壶比赛的场面,今日看来十分滑稽。

  以上举例都在西方,而中国艺术中也有冰雪。中国人对冰雪的爱,是庆之如节日,祈之如私愿。在我们的文化里,有红楼一梦金觞伴雪,起诗社,啖鹿肉,折红梅;有西子湖上,痴人张岱泛舟至湖心亭,与陌路人赏雪对饮;有王子猷雪夜访戴,乘兴而至,尽兴而返……古人把最美的故事都设下冰雪的布景,天地山川净洁一色,仿佛若非如此则不足以衬出人物行事的超拔绝尘。就好像最美的相思总在月光下,那些秘而不宣的心意相通、那些克己复礼的漫长等待,常与冰雪之境有关。在中国古代绘画里,也有不少寒江雪景里渔樵隐士出没的例子,但让画中人物“运动”起来却不太常见,这大约是美学上的分歧。

  当然,也有例外,《冰嬉图》即是一例,且这个例外还十分重磅且翔实有趣。《冰嬉图》是清代乾隆年间画师张为邦、姚文瀚合笔的官制图卷,记录的是皇家的冰上大型演出。所谓“冰嬉”是满人的风俗,从关外带来的祖制传统。前人有“走白冰”即“走百病”的说法,清代十分重视冰嬉,滑冰队日常编制5000人,每年从中挑选1600名骁勇之士来宫中训练,以备冬至到三九时节,为皇家及大臣们表演。

  冰嬉的场面很大,且难度极高。若拆解、换算成现代运动,大概包含了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冰上足球、冰上投球、冰上杂技等很多项目。比如《冰嬉图》中画的转龙射球,百人的队伍行进于冰上蜿蜒如龙,且需不断穿插变换队形,表演者们一边要跟住队伍,一边又要体态潇洒地完成各种高难度附加任务,不容有失,这是世界级的表演。

  冰雪带来了力学条件的改变与异化的时空关系,而人们参与冰雪运动,是要在几近无摩擦的状态下,获得速度、激情、轻盈的美感,所有的自在得体又都与自身强大的控制力相连,冰雪运动要求人们平衡、精确、勇敢、果断、头脑清醒、审时度势,以及有强大的驱策自己的能力——它是不断向内的塑造与征服。所谓“飘然而行陡然止,操纵自我随纵横”,正是冰上运动最凝练的写照。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